母乳喂养的开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母乳资讯 > 母乳喂养的开始 >

你能像“讲母语”一样那么自然地对待母乳喂养

来源:育人母乳资讯与女性发展 编辑:育人哺乳服务中心 时间:2017-06-21 22:33

   

知识成就女性,自信成就母亲








 

身为男性,这绝对不影响我支持母乳喂养的态度

 

母乳喂养是一种典型的女性行为,关于这一点没人会提出异议。也许有人会好奇,一个男人怎么会对母乳喂养怀有强烈激情和信念。我经常从社会文化的维度就这一问题发表看法,我也将继续对母乳喂养怀有我的激情和信念。

 

1944年我诞生开始,我就是一个哺乳动物;1974年我成为父亲;2000年开始,我成为祖父。当2004年我从薪资稳定的工作岗位退休之时算起,我已经在国际公共卫生健康营养领域工作了30年。

 

我人生的前20年在美国度过,我成年的时候美国正处在一种高度矛盾的不愉悦环境中。这与19461950年出生婴儿母乳喂养率只有25%(这一比例在1972年达到了历史最低点22%)相一致。这年代对人体的不信任甚至是恐惧,经常被用来与性和不同程度的抵制、虚伪、犯罪相提并论。

 

在我看来,我们本应做的更好;为了展示如何做的更好,我20多岁时在喀麦隆组建了一个传统农业社区,并在那里工作了好几年。每当回忆起那句旧时的格言——孩子应该用眼睛看而不是用耳朵听——我都几乎不记得有孩子的哭声。妈妈们经常带着她们的小宝宝,他们彼此有持续的身体接触;哺乳是一件最寻常不过的事情,寻常到完全不被注意。

 

你能像讲母语一样那么自然地对待母乳喂养吗?

 

除了跨文化的经验外,我长久以来对人类动机的兴趣;让我愿意去了解在某种程度上坚持本性或不坚持本性所带来的后果;以及在社会不同的模式下养育孩子的普遍标准。

 

多年前我就注意到,母乳喂养率高的国家其犯罪率更低,反之亦然。我们不能太绝对地说母乳喂养能够降低犯罪的机率,尽管有研究从不同的方面表明这也许是真的。然而我想说的是,母乳喂养这种长久以来广泛有效的、非常重要的培育后代的方式,现在却备受责难。不坚持本性带来的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想想哺乳对认知、教育、心理、神经运动和行为习惯的影响,对建立有意义关系所奠定的基础。哺乳动物进化了260亿年,至今仍然有5400种哺乳动物在用自己的乳汁哺喂自己的孩子。人类的母乳也许是所有乳汁中最复杂的。我们甚至都不需要科学家来提供结论就能知道,如果我们不吃对我们来说是特制的、独一无二的母乳,我们的潜能不可能得到激发。但我们不需要证明水是潮湿的,或者火是热的。

 

人乳中最主要的蛋白质——α乳清蛋白在制造乳糖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些乳糖能够帮助新生儿抵御胃肠道疾病。1995年,蛋白质被发现具有毁灭引发癌变的肿瘤细胞的潜能。2013年,科学家们发现这种蛋白质是治疗院内感染致命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关键。2007年首次在母乳中检测到的干细胞可以直接分化成身体的其他类型的细胞,如脂肪、骨头、肝脏和大脑细胞。直到最近我们才发现,人类乳汁中超过200种复杂的碳水化合物不是为了给孩子吃的。相反,它们滋养的数十亿微生物构成了健康的肠道菌群,这些菌群能够防止感染和疾病。科学家们称母乳为终极的个性化医疗,影响着孩子生长和发展,还影响着整个人类的健康和福祉。


 

正如我所看到的一样,身为男性并不影响我支持母乳喂养。相反,因为母乳和母乳喂养对于母亲和孩子来说都是最有益的,它们也不可避免的对男性有益。因此,来自男性的支持,特别是父亲的支持,使得女性投入到母乳喂养的时间和努力变得更有效,也能增加哺乳的成功率。

 

然而,我们并不需要为孩子身体健康所带来的各种好处而心怀感激,因为聪明并且适应性强的人,他们的人生是从顺应自然规律开始的。母乳喂养并不会使我们的宝宝更聪明;确切地说,不母乳喂养,将导致宝宝的智力发展低于原本应该到达的高度。人类的宝宝如果靠摄入从别的物种提取而来的儿科快餐——我指的是婴儿配方粉——的话,是永远不可能发挥人类基因的潜力的,因为这些物种的基因与人类基因相去甚远。

 

母乳喂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势,但如果不母乳喂养,妈妈和宝宝都需要冒不同程度的风险。颂扬母乳喂养的好处就好像颂扬两腿直立行走的好处一样。这两件事对于人类而言本就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情,因此也不必特意颂扬。说到直立行走,提倡合理的锻炼并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为了羞辱使用轮椅的人。然而有一些人却反对促进母乳喂养,声称这么做会使那些人工喂养的人感到羞愧。

 

切记,婴儿配方粉的初衷是为婴儿提供急需的营养来源。因此,将婴儿配方粉作为日常消耗品进行推崇是一种不合法的行为,因为配方粉只有在婴儿无法获得母乳时,作为维持生命的替代品被使用才是合法的。

 

最好的情况是什么呢?

 

所有人都了解母乳喂养,都关心并支持(不仅仅是期待)母亲用母乳哺育自己的孩子;同时,他们也采取适当的、可作为标准行为的措施来确保母乳喂养。

 

综上所述,我认为母乳喂养既不是女性面临的问题,也不是男性面临的问题。母乳喂养是关系到全人类,对全人类都至关重要的问题。

 

作者简介

James Akre :自由作家、评论家、解说员,他主要关注社会中普遍的育儿规范,并且致力于让哺乳和母乳喂养在世界各地回归自然。他在国际公共卫生和人类发展领域钻研了50年,其中累计30年与国际劳工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此外,他花了七年时间在土耳其、喀麦隆和海地,促进当地的农村发展和公共卫生。他是国际母乳喂养期刊的编辑和审稿人之一,也是儿科、孕产妇和儿童营养杂志以及丹麦独立研究的审稿人。他是法国母乳会科学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也是上一届国际哺乳顾问考试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他的邮箱:akrej@yahoo.com

本文翻译:育人志愿者,我是一只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