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生病时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母乳资讯 > 妈妈生病时 >

当药物说明书显示哺乳期禁用时……

来源:育人母乳资讯与女性发展 编辑:育人哺乳服务中心 时间:2017-01-20 22:51

   

知识成就女性,自信成就母亲



 
|王玥菲 

在我们学习了药物的安全使用原则之后,我们支持和鼓励妈妈们在合理用药的情况下继续哺乳,但临床工作时常常出现这样的情景:

例如,有一位支持母乳喂养的儿科医护提出了问题:新生儿科有一个29周的宝宝,妈妈在产科住院,使用了克林霉素,产科医生交代不能哺乳,而我提出药物与母乳喂养一书显示,这种药物是较安全的,但产科医生只按照克林霉素药物说明书去做。
 

摘自《药物与母乳喂养》(第12版)

药品说明书

因为29周的早产儿,前几天只是微量喂养,我把用药信息和说明书都告知家长了,也把早产儿母乳喂养的重要性和早期喂养的量告知家长了,家长很配合我们,愿意送母乳,但是产科医生还是不支持。产科和儿科在这时候很难达成一致!而对于早产儿,尤其是超低出生体重的早产儿,母乳及初乳太宝贵了!

 

当药物说明书显示哺乳期禁用,或者妈妈使用此种药物需要暂停母乳的时候,哺乳顾问应该怎么办呢?

 

大家可能面临几种意见:

意见一:医生确实需要按照说明书用药,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有母乳喂养保护意识的医生才会按照文献使用药物,但这样会承担一些风险。

意见二:现在的医患关系不好,如果违背说明书,将来出现什么问题,医生可能会成为被告,所以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意见三:我国卫生计生委2015年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说了,哺乳期患者应用任何抗菌药物时,均宜暂停哺乳,这个当然不能喂奶。

 

哺乳顾问的职责是什么?

是提供以循证为基础的哺乳期药物安全使用的信息,供妈妈来权衡利弊,然后做出最适合的哺乳决定。

 

在意见并不能统一的情况下,有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这种药物是唯一有效的吗?不可替代的吗?是不是可以在提供信息以后请妈妈和产科医生商量换一种相对更安全更能接受的药物?而这是首要考虑的方面。

 

其次,药品说明书是法律准绳,但临床实践中又不可能只局限于说明书。由于哺乳期药物的使用研究很少,说明书的更新较为滞后,例如布洛芬,被大量的研究证实在哺乳期当中广泛使用是安全有效的,但布洛芬的说明书上,依旧显示哺乳期妇女不推荐使用”/“哺乳期妇女禁用。那么,我们应该从哪些地方寻找哺乳期药物使用的信息呢?以下给大家推荐一些常用的书籍和网站资源:

 

《药物与母乳喂养》(第12版),2014年出了新的英文版,暂无翻译版本。



《孕期与哺乳期用药指南》(第2版)


《妊娠期和哺乳期用药》(第7版)


《妊娠哺乳期用药指南》(第2版)


《马丁代尔药物大典》


妊娠期哺乳期用药——医师案头参考


 

世界卫生组织(WHO2002年哺乳期妇女用药目录 

http://www.who.int/maternal_child_adolescent/documents/55732/en/ 

 

美国儿科学学会(AAP)药物委员会2001年发布声明,列出了哺乳期妇女常用药物的应用情况,2013年的最新声明更新了精神病类药物、易滥用药物、催乳药物、植物制品、放射性药物和疫苗在哺乳期的使用建议。

AAP Committee on Drugs. The transfer of drugs and other chemicals into human milk. Pediatrics 2001,108(3):776-1029

AAP Committee on Drugs. The Transfer of Drugs and Therapeutics Into Human Breast Milk: An Update on Selected Topics. Pediatrics 2013, 132(3): 796-809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U.S. NLM)旗下数据库 TOXNET 的子库之一LactMed,全称是药物与哺乳数据库,是常用和方便的网站,LactMed的所有数据均由研究文献综述而来,也列出了全部参考文献供进一步查证。还有APP可供下载。

https://toxnet.nlm.nih.gov/newtoxnet/lactmed.htm

还可以利用一些商业化数据库查询哺乳期用药建议,如Micromedex(有APP)、EpocratesUpToDate等。或者使用pubmed,输入关键词,手动搜索药物使用相关文献信息。

医护人员需要保护自己,和哺乳顾问提供妈妈循证信息并有充分知情权并不矛盾,这一切都建立在良好的尊重和沟通的基础之上。

 

例如根据说明书的信息显示,或者根据一些临床应用指导意见认为,不可以哺乳,但医生和/或哺乳顾问可以把用药研究和文献信息提供给妈妈,尤其还要包括配方奶的风险和乳汁对宝宝的重要性一并提供给妈妈,同时也要权衡这个宝宝的具体状态,例如29周出生的极早产儿,代谢药物的能力相对较弱,但初乳的摄入量也很少,是否持续哺乳,这是必须由妈妈来做的决定,我们不能也不需要强迫医生承担责任,但医护人员和哺乳顾问都有义务确保妈妈们有知情选择的权利。

 

  • 如果妈妈权衡之后认为可以哺乳,可以请她签字确认,由她来与医生沟通并作出决定,即使最后还是按照说明书决定不哺乳,那么也不等于哺乳顾问不需要作出沟通和提供信息的努力和行动,因为哺乳顾问在任何情况下,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母乳喂养。

 

  • 同时,如果决定不哺乳,哺乳顾问仍需要帮助妈妈维持泌乳量,以保证后续的哺乳顺利进行。

 

改变是一点一滴的,没有滴水就没有石穿,一滴水不会穿石成功,但不等于这一滴水对于改变毫无意义。我们不能只期待别人来做这一滴滴的水,而要从我们自己开始。

 

作者简介

王玥菲:母乳喂养支持者,ICEA分娩陪伴学员,和你一样的母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