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所“育”言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畅所“育”言 >

【畅所育言】与育人的初相识

来源:育人母乳资讯与女性发展 编辑:育人哺乳服务中心 时间:2017-11-20 23:51

   

知识成就女性,自信成就母亲




 

20178

我第一次听到了「育人母乳喂养促进中心」这样一个机构的名称。

 

 

早在2016年秋

一位好友就和我说过,她们科一名护士,参加上海的一个母乳培训机构的培训后,给她和她的科室带来了怎样怎样强的震撼体验和多么多么大的改变!那时的课程、教材都是英文的,学习的时候要克服多么多么大的困难,付出多么多么大的精力,需要多么多么大的毅力!

天啊,我心里想,一个母乳喂养也值得这样学习?都学些什么呀?莫名其妙嘛!

 

20176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开始接触到了宝妈们,也开始了解到催乳按摩这个行业。面对着一大波盲目对待妈妈们乳房的人源源不断朝我走来,作为一个乳腺科医生,本着一贯坚持的学习理念,我开始寻找,寻找专业的,被最多人认可的母乳喂养知识培训机构。

寻寻觅觅之中,我想起了当初听说的那个高大上的学习班。

 

 

 

20178

通过那位好友,我第一次听到了「育人母乳喂养促进中心」这样一个机构的名称,知道了育人哺乳®核心课程。从微信公众号的关注开始,到进入科研先锋队学习,到收听哺乳科学会的课程,到购买并阅读了钰雯老师的《哺乳——谁动了乳房的功能》,我对这个团队越来越好奇,越来越希望到这个团队中学习,希望了解我在两个孩子的哺乳经历中,到底错过了什么,希望学习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能为我将面对的妈妈们做些什么。我报名了本次深圳南山站的育人哺乳®核心课程学习班!

 

201710

期待已久的学习班如约而至,同学们都是来自各大医院的医护,高知团体。习惯了一开始先观察,我以审视的目光观察着。

 

第一天,钰雯老师很有魅力,是个有的组织者。后续的老师们都是最高学府的知识分子,保障了课程的科学性,所有的课程并不是围绕着如何帮妈妈挤奶开展的。然后,越来越激烈的头脑风暴扑面而来,Kittie奶奶首当其冲!她用温和的语速向我们讲述着宝宝的本能,讲述着人类的本能,讲述着一个个我也被深深误导过而忽略的本能。我几乎是在对我的两个孩子无比的愧疚中接受着新的理念的传递和知识的补充,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我到底也母乳亲喂过几个月,唉!

 

接下来的课程安排更是让人深深地感动于育人对专业的深入探索。母乳喂养,一个多么简单,多么纯粹,多么神奇的人之初,开始在我的面前一幕幕,震撼地铺开,每一天我都沉浸在感知生命的神奇之旅中,老师们睿智、诙谐地传达生命的神奇。是的!这神奇的9天半,我惊讶、兴奋着,觉都舍不得睡,咖啡一杯杯地喝,每天坐在第一排。





我深深地被母乳中宝宝与乳房的神奇互动吸引着,随着课程迅速而高效地展开,二合体三合体”……种种颠覆性理念与知识的冲击下,虽然我还不能确定自己能做些什么,但我知道,我必须为这神奇的人之初做点什么!因为正如课程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些异常情况的发生,不就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正确的知识,不知道很多不正常原本是可以预防的吗!


如果事先学习过母乳喂养的相关知识,

就不会在宝宝初生时沉睡而害怕;

就不会为宝宝初生时的少食而紧张;

就不会为宝宝初生时的频繁吸吮而不知所措;

就不会为宝宝初生时的黄疸低血糖而大惊失色;

就不会为乳房的泌乳II期下奶的到来而胡乱求助于非专业人员;

就不会将很多的事情例如过敏,例如体重,例如夜奶,归因于母乳;

就不会盲目地因为获取不正确的信息而放弃了宝宝最珍贵的口粮;

就不会无知地损害了宝宝与妈妈的联结。

 

是的,我必须做点什么,支持更多有需要的宝妈们,勇敢而坚定的扛起守护母乳喂养这面大旗。所以,我更认真的学习,虽还不能够全面掌握每位老师各自所精通的领域,但我会去寻找适合我自己的方法,去做好传递,去传递爱,去传递基本知识,去传递人之初!

 

 

如果有人问我,这次学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我会说:好想再生一个呀!

 

是的,由于母乳喂养知识的匮乏以及对奶粉广告的盲从,我一个泌乳状态那么好的妈妈,很轻易地就放弃了前6个月的纯母乳喂养。语言并不能完全诠释我对两个孩子的愧疚,幸而,从这段经历中我获得了力量。此后的日子里,我希望能够反复打磨育人传递的理念和知识,利用自己的些微社会影响,去将母乳喂养这一神圣的人之初传递给每一位能够传递到的妈妈,去保护孩子生命之初最珍贵的礼物!

 

育人哺乳®核心课程,能够结识,能够加入,我之大幸!虽然不知道未来自己能够提供多少帮助给妈妈们,虽然不知道未来自己能够影响到多少家庭的喂养理念,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但是我知道,我会继续在育人的课堂中汲取知识,在育人的理念中持续洗涤,为乳房回归哺乳功能,为宝宝觅食本能的维护,不忘初心,尽己绵力!

 

 

作者简介

蒋弈,一个乳腺科医生,一个开始重审母乳喂养的母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