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所“育”言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畅所“育”言 >

一胎人仰马翻,二胎两手一摊

来源:育人母乳资讯与女性发展 编辑:育人哺乳服务中心 时间:2017-07-30 16:30

   

知识成就女性,自信成就母亲





  

 第一胎

 

妈妈是舍近求远来到我们医院生产的,因为她很想纯母乳喂养,想得到当时已经声名远扬的我们医院妇产科“催乳”团队的服务,以及当时号称——“湖南催乳第一人、宝宝心中的袁隆平”的我——的亲自指导和催乳......

 

哥哥出生后在产房即开始了三早,在助产士帮助下含乳成功,还特意让他第一次吸吮的右侧(右侧乳头凹陷比左侧稍严重)乳房。母婴同室住院5天,每天除了不设限制的频繁哺乳外,在我的安排和帮助下,护士会给妈妈做3次乳房按摩,2次低频脉冲仪催乳治疗,医生开了催乳的中草药和退黄疸的茵栀黄,每班护士会来摸摸挤挤妈妈的乳房,还会有计划地、不厌其烦地教授妈妈4种正确的哺乳体位、宝宝含乳技巧、手挤奶方法,并告诉妈妈哺乳时必须做到三贴(腹贴腹、胸贴胸、下颌贴乳房)。

 

出院那天(5),为了让妈妈乳腺更通畅以及奶更多,避免涨奶乳腺炎;为了解除妈妈的担心(担心吃不完的乳汁不挤出来会胀退);为了增强妈妈纯母乳喂养的信心;我亲自给妈妈做了“无痛”乳房按摩、通乳、催乳治疗,耗时近2小时。妈妈摸着被我揉得软软的乳房说,“原来我有好多奶,这下我的乳腺都通了,按摩时你的手法很轻,完了还有酸爽的感觉,为了宝宝的口粮,我忍了!”妈妈对我们的服务非常满意,赞不绝口,开开心心出院回家了。

 

当天晚上,发现乳房涨得比第三天生理性乳胀时还要厉害,于是我又指导她热敷挤奶,很快又胀起来,又挤,又胀又挤......产后第10天,那天大雨倾盆,清早我接到了妈妈的“陈老师救命”的电话,一问才知道,右侧乳头肿痛得不敢亲喂,乳汁也挤不出来。我火急火燎赶去她家,乳房按摩、手挤奶,排出淤积的乳汁,乳头用硫酸镁湿敷消肿,每隔2小时挤奶一次,没交代挤奶后要冷敷,3天后才再次亲喂右侧乳房,但此时宝宝表现出不太喜欢右侧,(这3天期间,妈妈用左侧一个乳房哺乳),后来妈妈出现大小奶,花了2周时间纠正,左右乳房大小基本一致。
 

哥哥出生于20122月,这是4个多月与我的合影

 

妈妈纯母乳喂养一直进行到宝宝满6个月,奶一直很多,每天除了亲喂,还有3次的额外挤奶持续到5个半月,每次轻轻松松挤奶120-150毫升,上班后才没有额外挤奶了......我的帮助妈妈一直记在心里,我们成了好友。时隔55个月后,妈妈再次舍近求远,从更远的河西来到河东,来到我们医院生产第二个孩子。

 

  

第二胎

 

2017711日,弟弟顺利自然分娩,体重3200克,晚断脐后立即来到了妈妈的怀里,进行肌肤接触和第一次母乳喂养,在妈妈自己的协助下,宝宝含上了乳房,吸吮了30多分钟,2小时观察结束后跟妈妈一起回到母婴同室,断断续续又吃了近5小时, 7小时后,脱掉衣裤只剩尿裤躺在妈妈怀里吃睡,妈妈舒适后躺,第一个24小时就这样持续肌肤接触,吃着,睡着。第二天,半躺式哺乳和侧卧位哺乳交替进行,不用外人帮忙,母子俩自己完成。

▲出生后7小时,吃睡都在妈妈怀里,没穿衣裤,盖着薄毯。

 

第二天体重是2990克,降幅6.5%,黄疸值8mg/dl 27小时已经排大便6次,颜色黄绿色,34小时见黄色大便,55小时共排便13次,已经是金黄色大便,第天是3050克,体重降幅4.6%,黄疸值12.5mg/dl

▲出生后34小时的第七次大便,已明显偏黄

 

3天夜间,妈妈微信留言说乳房胀了,乳头被吸吮的特别痛,尤其是右边感觉要破裂了。上班后我去看妈妈,乳头还好,乳房稍充盈,不硬,建议妈妈坐起来尝试用交叉式哺乳,学会让宝宝深含乳一次到位的技巧,这样宝宝就不用把乳头吸进嘴里后再做调整损伤妈妈乳头了,妈妈说,这样喂奶确实不痛了。


出生55小时,吃饱后自己吐出乳头,笑了

▲出生后55小时,第13次大便

 

产后56小时母婴一起出院,交代妈妈回家后万一乳房胀痛,除了宝宝频繁有效吸吮,就用卷心菜叶或者冷水毛巾冷敷垫等,做冷敷,不是热敷。

 

回家后妈妈持续发来消息,当乳房胀起来时,我只是电话指导冷敷,如果实在是涨奶太难受,就只挤出少量舒服就好,不要过度排空,妈妈乳房局部胀、重、热的感觉1-2天就缓解了。这一次,母婴没有分离,宝宝出生就遵循“所有的喂养都是乳房亲喂,所有的乳汁移出由宝宝来进行”,不轻易额外挤出乳汁,哺乳变得轻松简单,乳房也没有不堪重负。

 

产后第八天,妈妈状态就特别好了,每天只在宝宝频繁吃奶后长时间睡眠才冷敷1-2次。她喂得很开心。

 

 

  

回想那些年

 

想想我那些年带领的一班护士们,也是为了宝宝们的口粮,每天异常忙碌,频繁按摩乳房,又挤又排还热敷,护士们满头大汗,还时不时遇到出院后的妈妈来救急,状况频发,我们都累得人仰马翻。而后来,我系统学习了哺乳知识,深刻理解了产后促进纯母乳喂养策略在执行上的要点,让乳房爬行和自主含乳,以及母婴不分离的皮肤接触作为重点来对待,没有了每天常规干预妈妈怎么去喂奶,打破母婴的节奏,没有了每天动则一两个小时的乳房按摩,仪器通乳,没有了催乳中药,没有了茵栀黄帮助退黄疸,没有了出院时的无痛通乳按摩,没有了每天揉捏乳房.....可这并不代表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更充分给予母婴配合的时间,观察母婴是否舒适地在一起,密切观察新生儿的出量来评估他的入量,在妈妈需要帮助时才出手帮助......关键的关键在于,母乳喂养不但没有受到影响,而是更好,更轻松自在了。

 

从第一胎的倾情服务,到第二胎的闲庭信步,少的是我们护理人员的工作量,我们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做观察,评估,省掉了大量的体力活。多的是妈妈的自信、和宝宝的相互配合,以及更少的错误干预。

 

一百多年前才有了代乳品,催乳师也是近十几年才出现的,对我们的祖辈们来说,那么简单、自然的母乳喂养,到了我们这一辈突然退化到需要那么多的技术、那么多的人团团转地帮忙才能成功呢?母乳妈妈和宝宝强大的本能哪里去了?我们给了他们施展本能的机会和时间了吗?现如今,全国各地,各种各样帮助妈妈产奶的做法,实际上是否必须必要呢?这两兄弟的纯母乳喂养经历给您怎样的思考?

 

欢迎留言

 

 

作者简介

陈红,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湖南首批国际认证哺乳顾问(IBCLC),育人志愿者,育人创建的#中国哺乳医学圈#QQ群首席管理员。湖南省母乳喂养咨询高级顾问、国家人社部母乳喂养咨询师、培训师,从事助产、妇产科护理管理、教学等28年;热衷于推广母乳育儿6年余,最爱给产、儿科医护人员聊母乳,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十几家医院。已经帮助无数的妈妈顺利地进行了母乳喂养,被母乳妈妈爸爸们誉为“宝宝心中的‘袁隆平’”(解决了宝宝的温饱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