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所“育”言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畅所“育”言 >

段子里的现实世界|一张招工广告

来源:育人母乳资讯与女性发展 编辑:育人哺乳服务中心 时间:2017-06-21 22:34

   

知识成就女性,自信成就母亲







 

|钰雯

  长按查看作者全部文章

 

 编者按: 

朋友圈曾有一个段子:

 

王二妮儿认字不多,不爱上学不爱读书,正好家里也嫌交学费贵,于是小学还没毕业就辍学了,嫁了个老公在城里打工,于是她生完两个孩子扔给婆婆就进城和老公一起挣钱了,后来在临村李大婶的带领下她买了个育婴师证当上了月嫂,专门教大学毕业的高收入高知姑娘们怎么育儿。

 

虽然只是个段子,却也多少体现着当下的问题。相信这个段子并无意诋毁这项工作和从业者,而是希望大家意识到,做父母是需要相当知识含量的终生职业。哺乳和育儿,更需要母亲自信的力量、父亲和家庭的支持,以及长期的探索与共同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和责任去保护自然的母乳喂养,促进母婴联结,让每个婴幼儿都能在母亲的身边,无论是城市里的母亲,还是来自乡村的王二妮。

 

 

一张招工广告

 

湘西,吊井乡,一家杂货店外墙上贴着一张白纸黑字简单印刷的招聘广告:招月嫂,乳房按摩师。年薪:5-10万元。要求:25-50岁 女性。


 

这个招聘广告来自远离此地1400公里的超级大城市——上海——的一家家庭服务公司

 

那是我从北京到拉萨徒步的第101天,刚刚路过吊井乡。我住在那里的一家家庭旅店,常可以看见老板娘23岁的女儿在给自己8个月大的宝宝哺乳。她说,怀孕之前,她一直在广东的一个城市里打工,生孩子就回到家乡了。村子里大多数的宝宝吃奶到6个月,少数到1岁。因为她们要远赴大城市打工。在这里附近的县城,她们每个月只能挣2000元左右,并且消费也不低,而大城市的工资要高得多。这位年轻的母亲在哺乳方面还是显得很自信,但是她提到村里有宝宝三岁了都不叫妈妈,眼睛里也流露出犹豫。

 

第二天我走到县城,一碗馄饨要7元,这不比在上海便宜多少。房价相比城市是低,但买一套100平米的公寓,加上装修,也需要20万左右,如果光靠外出打工,也是很困难的。年轻人常常需要得到长辈的经济支持,尤其是在中国很多地区,家庭要为儿子准备一套新房来娶媳妇,这对普通农村家庭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压力。

 

一个在县以下的行政区域生活的女性,如何能快速获得较高的经济收入?这样一份要求只要是25-50岁女性,而且看起来收入颇丰的招聘广告,是很有吸引力的。有趣的是,因为农村地区的妇女往往生育两个以上的孩子,通常会被人认为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尽管她们的受教育程度很低,但常常成为一个家庭的育儿专家。

 

20062016年,据家政公司的数据,中国的月嫂从5万增加到40万。在一线城市中,至少一半以上的产妇家庭要雇佣月嫂。而未来十年,更是要扩展到三线城市,业内人士更是乐观估计,未来十年,月嫂从业人员将突破百万。难怪大城市的招聘广告已经贴到如此偏远的乡村去了。

 



 

母乳喂养和一张白纸黑字的广告,一份5-10万元的工资有什么关系?月嫂服务于产后的母亲,通常在夜间和宝宝睡在一起,而让母亲可以独自休息,乳房按摩师号称可以使母亲产生乳汁,但事实上,使母亲持续产生乳汁的是婴儿的吸吮,而这些造成母婴分离的情况,都能阻碍母乳喂养。

 

讲解泌乳生理所使用的语言,或许并不能让所有的女性理解。而雇佣一个月嫂,花钱请看似专业的人员来服务,可能直接的多。在中国80年代只生一个好的年代里,在城市出生的孩子,现在成了父母。而她们并没有从自己的父母那里获得太多的育儿经验,而现在成为祖父母的人们,更为焦虑。或许他们能做的就是提供金钱,来雇佣一些受过培训的人们。月嫂们所拥有的话语权,是巨大的。

 

于此同时,谁应该承担给予母亲们母乳喂养的教育呢?在中国,卫计委的数据是99%的孕妇是在医院分娩。那么和这些孕产妇密切相关的医护人员究竟是否懂得如何支持母乳喂养呢? 国家和社会都在努力的提高医护人员的母乳喂养的知识和技能。于此同时,月嫂和按摩师们——其中,不少就是从像吊井乡这样的偏远山村来的妇女——也早早地进入了医院,围绕在产妇的周围。
 


 

2016年,一线城市之一的北京出生的新生儿为28万。有多少新生儿在月嫂的怀抱里?

 

一个可以作为科普的知识,现在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知识普及,而是知识和知识的竞争,和工资的竞争,和就业的竞争,或许还有更多。如何让每个月嫂都能成为母乳喂养的促进者,有些人已经先行,还有更多期待改变。

 

我希望,在乡村的婴幼儿能有妈妈的陪伴,减少孤独的留守儿童。在城市里提供家政服务的女性,能把自己当时朴素自然自信的母乳育儿经验去鼓励和支持的年轻妈妈。家政领域的雇主能认真地学习母乳喂养知识,提供有质量的培训,让从业人员能成为母乳喂养促进的坚实力量。

 

作者简介

钰雯,母亲,医者,健康教育与母乳喂养促进者。

从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从事临床工作,随后在美国留学期间,致力于母乳喂养的研究,为中国大陆第一位国际认证哺乳顾问。她从上海0海拔自驾至世界屋脊珠峰大本营,沿途开展母乳母亲支持聚会。她创立了育人母乳喂养促进中心,旨在传递循证的哺乳资讯。在坚持促进中国女性母乳喂养的道路上跋涉了8年的她,有着对人类哺乳的深切感悟。

她热爱自然与运动,穿越于罗布泊,行走于雅鲁藏布江峡谷,用身心和自然对话。“女性需要一次思想上的变革,有理性有逻辑有能力,是很有必要的。” 她希望通过她的文字,能引发女性,当然也欢迎男性,对人们习以为常的现象进行一次革新性的理性思考。